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配资百科

导航

「我的基金天天基金网」「非法配资」你的浩沙健身卡要作废:创始人陷资金危机 浩沙全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浩沙健身的大溃逃还折射出另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问题,即在互联网新型健身房的冲击下,传统健身房将如何突围?

文 | 冯颖星 刘洋

编辑 | 陈姿羊

“今天健身房还能去吗?”——这是浩沙健身北京龙德店维权群的群友们每天都在关注的问题。

近日来,这家中国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令无数会员烦忧不堪。以浩沙健身北京龙德店为例,两个月前,龙德店健康管理平台上开始频频发布教练课程取消通知,半个月后,所有的教练都“消失”了。5月15日,当会员们一如往常再来健身,门口的条幅让他们觉察到了危机感。接下来的日子里每一天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停课、断水、暂停提供清洁用品、连存包功能有一天也丧失了……

会员们终于意识到问题发生,开始自发组成维权群,商议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北京地区的关店潮并非孤例。自2018年11月开始,浩沙健身陆续陷入关店风波,南京、成都、天津等地多家门店先后传出关闭消息。

浩沙健身的关店潮折射出其背后创始人福建富商施洪流的资金问题。投中网查询,浩沙健身相关公司陷入多场诉讼纠纷,还曾拖欠施工方工程款项。而施洪流及其胞弟施鸿雁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分别涉及标的超12亿元。二人控制的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国际也出现股价大幅下跌,被做空机构狙击等连串问题。

浩沙健身的大溃逃还折射出另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问题,即在互联网新型健身房的冲击下,传统健身房将如何突围?

一团烂账

5月15日当天来到浩沙健身龙德店挂横幅的是浩沙健身北京北苑店的会员。

投中网从当天挂横幅的会员中了解到,今年2月下旬,浩沙健身北苑店突然撤店,让数百名会员措手不及。彼时,北苑店给会员们提供的解决方案是转会籍,会员可以到浩沙健身的其他门店继续锻炼。但遵循就近原则的会员并不认可这一方案,当会员们提出退费需求时,无一例外被告知“不可能”。而这时北苑店早已人去楼空,当会员询问物业时,物业委屈表示:“他们物业费还欠着呢”。在家等了3个月消息的会员愤懑于胸,只得跑到还在营业期的龙德门店来讨说法。

与此同时,一场席卷全北京城浩沙门店的大撤退正在进行。4月下旬,浩沙健身的会员服务系统全线崩溃,北京近40家门店先后关闭、出售。外界关于浩沙健身“跑路”言论甚嚣尘上。

北京维权群里,会员们七嘴八舌,罗列近日来浩沙健身种种“罪行”:一个月前,浩沙健身的会籍顾问们,还在疯狂兜售三年甚至五年权益的长期会员卡,并趁着“妇女节”、“浩沙健身20周年”等由头进行各种降价优惠。“倒闭前的敛财”,会员们这样揣测。但当有人前往浩沙健身所谓的北京“总部”讨要说法时,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

同样头疼的还有仍在营业中的一北京浩沙健身门店前台工作人员小潘。每一项服务的取消,他都要向前来健身的会员提醒一遍,“今天不能洗澡”。面对情绪激动大声呵斥的会员,小潘只能一边表示歉意,偶尔小声嘟囔,“我的工资还欠着呢,我也在等消息”。

小潘告诉投中网,从今年1月起,他就没有领到浩沙健身承诺的薪资,社保不知何时开始断缴,不少同事已经申请劳动仲裁,留下来的员工则在期盼薪资能够早日补上,“不管是浩沙还是接盘商家,都得给我补上啊”,说这话的时候,小潘的语气与刚来前台斥责的会员别无二致,“既然店都关了,无法继续提供服务,退费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对于浩沙健身大规模关店的原因,包括小潘在内浩沙健身的员工告诉投中网或是因为“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

始人被列失信被执行人

浩沙健身由福建商人施洪流创办。1999年,浩沙健身启动中国浩沙健身俱乐部连锁体系,在北京创立了第一家健身房门店。此后浩沙健身在全国范围内高歌猛进,,门店一度达到近160家。